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分类文章
旗轩新闻
业界动态
专业文章
成功案例
旗轩文章
 热门文章
论离婚过错损害赔偿的举证责任
某租赁合同纠纷案上诉状
全国普法宣传日——我们在行动[…
黄某恶意转让财产案
勇攀罗浮山
由李庄事件引发的几点思考
旗轩律师所初步确立办所宗旨及服…
肖某被诉肖像权侵权纠纷案代理词
吴某绑架案辩护词
从《侵权责任法》看医疗纠纷的解…
文章正文
GUANGDONG QIXUAN LAW FIRM
吴某绑架案辩护词
作者:刘蓉芳 点击数:1836 时间:2009/11/4 14:57:10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接受被告人吴某家属的委托,并经被告人吴某本人同意,担任其涉嫌绑架一案的二审辩护人,履行辩护律师之职责。经认真细致地阅读公安、检察的案卷材料,会见被告人并详细询问案发过程,对本案的事实有了一个清楚、明确的认识了解,现结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就本案的事实为被告人吴某提出如下二审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辩护人首先对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绑架罪不持异议,但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吴某在绑架中起着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承担其参与的全部犯罪”与事实不符,被告人吴某在整个共同绑架犯罪过程中只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同时一审判决只考虑被告人吴某酌定的从轻情节,而未考虑被告人吴某法定的犯罪未遂之从轻情节,对被告人吴某的量刑明显过重,且与同案犯被告人廖某之量刑相比显失公平,其所承担的刑事责任与其参与的犯罪行为不相称,明显过重,依法应予以改判,理由是:

  一、被告人吴某在整个绑架犯罪过程中不起主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

  1、从整个犯罪过程来看,被告人吴某只是起到一个帮衬者的角色,很多犯罪过程中的内幕,比如找哪个小姐?如何绑架小姐?绑错小姐后向谁勒索钱物?如何勒索?勒索多少?被告人吴某对这些与绑架犯罪有关的重要事件根本就未亲手参与,亦根本不知内情,其只是听同案人随意告知,对共同犯罪行为中的重大行为都未参与不知道内幕的一名被告人,其怎么可能是主犯呢?

  2、从犯意产生来看,查廖某供述(公安卷第九页第十四行):“他(阿辉)要我们帮他绑两名小姐回来,我问他什么事、去哪里,他说在常平镇汇美酒店做小姐的,还说那两名小姐与他的女朋友有仇,所以需要绑回那两名小姐,还说到时给1000元我们去找小姐,我和阿智都答应帮他。”及周某证言(公安卷第七十五页十五行):“你们先在这里等我老板娘来,看一下你们是否她要找的人,如果不是,我们就放了你们。”即最先提出绑人的是同案犯阿辉,且当时议定之事并非绑架,而是帮阿辉找两个与他女朋友有仇的小姐出气,被告人吴某只是出于哥们义气帮朋友出气,并没有绑架勒索财物或财产性利益之目的,即行为之初被告人吴某之行为并没有绑架谋财的目的,不符合绑架罪的犯罪构成,也就是说在被告人吴某实施犯罪行为之初并未与同案人就绑架这一犯罪行为进行预谋,即对于绑架这一犯罪行为在本案中只是一个临时起意的犯罪行为,事前并无预谋,因此,对于主从犯的划分应以事后发现绑错人正式实施勒索财物之行为过程中同案人实施的犯罪行为所起的作用来定,谁在勒索财物的过程中起主要作用,谁就是主犯,否则即为从犯。另外,查廖某检察卷2003年1月10日供述第二页倒数第一行:“阿辉又说,既然捉错了人,亦要叫那个小姐拿些钱用。”即事后发现绑错人后产生勒索财物之犯意的仍是同案人阿辉,即如从犯意的提出来看,阿辉是主犯,被告人吴某只是出于哥们义气的从犯。

  3、从正式产生绑架之犯意后各同案人所起的作用来看,查廖某供述(公安卷第二十六页十九行):“问:是谁打电话联系赎金的?要多少赎金?答:有时是阿辉,有时是我。金色头发那女的要7000元,另一个要四万元。”(第二十七页第一行):“问:当时这陆仟捌佰元是谁去拿的,在哪里拿的?答:是我在石湾工商银行取的。”吴某供述(公安卷第三十二页倒数第三行):“问:你们将那两名女子带到增城龙地关起来后,是谁负责看守的?答:是我和徐建荣负责看守的。问:是谁负责联系赎金的?答:是阿辉和墨鱼(阿国)负责联系赎金的。问:要事主拿多少赎金你知道吗?答:我听阿辉讲其中一个要7000元,另一个不知要多少钱。”(第三十三页十三行):“平时如果要联系赎金时,就将她俩分开,抱开一个到三楼,我要三楼看守,阿辉就在二楼打电话,他们讲的内容我不知。”(公安卷第五十四页第十行):“问:是谁要求人质打电话拿赎金?是墨鱼、阿辉、阿成三人,要多少赎金不知道。”廖某检察卷2003年1月10日供述:“问:阿智在干什么?答:在屋内看住女子,而我负责车人去支钱。”吴某检察卷2003年1月16日供述:“全部由阿辉指挥,于9月6日晚,当绑了那二个女子回来后第二天,我就知道他们绑架,而我在整个过程中,只是负责看管她们,无殴打那二个女事主。”综合上述证据可以认为,被告人吴某在整个勒索财物过程中只是起次要作用,其即未殴打被害人亦未参与索要赎金并支取赎金之行为,且其只是负责看管二名被害人,所有索要财物之行为都系同案人阿辉、阿国及被告人廖某所为,被告人吴某对于勒索行为的过程并不知情,所有情形及结果信息都是通过询问同案人阿辉或其它同案人而来,在绑架犯意产生后的整个犯罪过程中其于被告人徐建荣一样,只是从事次要作用的看门工作,不起主要作用,因此,从被告人吴某在整个绑架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来看,因其只起次要作用,依法应为从犯。

  二、一审判决对被告人吴某的量刑显失公平,明显过重。

  从抓获的三名被告人一审判决的量刑来看,被告人吴某所判刑罚最重,为有期徒刑十二年,而另一名在绑架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廖某却只判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而被告人廖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比被告人吴某要大很多,表现如下:

  1、查廖某供述公安卷第九页十二行:“阿辉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有事找我做。”即主犯阿辉最早联系的同案人是被告人廖某;

  2、廖某供述公安卷第三十页十六行:“问:你们上到卡拉OK房后,是谁负责找阿辉指定的那两名小姐的?答:我和阿国(墨鱼)各找一名。”即负责找小姐的亦是被告人廖某,被告人吴某并未参与,其自已带了一个女朋友去卡拉OK(周春花证言公安卷第七十四页);

  3、被告人廖某打电话索要赎金并前往银行支取,被告人吴某只是负责看管被害人,对整个索要赎金的过程及具体金额并不知道(检察卷廖某供述)。

  4、廖某供述公安卷第三十一页第七行:“他(阿辉)后来话如果能把钱搞到就给我5000元。”及吴某供述公安卷第三十八页第十三行:“阿辉本来说给3500元给我……”即从主犯阿辉对款项的给付来看,阿辉亦认为被告人廖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亦比被告人吴某要大得多,其实实际上廖某所参与的犯罪行为比吴某多得多。

  综合以上四点,被告人廖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远远大于被告人吴某所起的作用,廖某虽有一定的立功表现,那也只能充抵其起作用大的那部分刑期,而不应远远低于所起作用更小的被告人吴某的刑期,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吴某最高的刑罚显失公平,对被告人吴某的量刑明显过重,依法应予以改判。

  三、一审判决只认定被告人吴某认罪态度较好这一酌情从轻处罚情节,忽略了被告人吴某是初犯、偶犯,且犯罪未遂这一法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情节,在量刑方面亦明显过重。

  综上所述,被告人吴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只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吴某最重的刑罚与同案人相比显失公平,且未考虑被告人吴某法定从轻情节,对被告人吴某量刑明显过重,依法应予以改判。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并采纳。谢谢!

辩护人:刘蓉芳律师
二00三年五月十六日

Copyright © 2008-2010 广东旗轩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常平镇常平大道18号富鸿大厦11楼
电话:0769-23022022 传真:0769-23022022 邮箱:qixuanlawyer@163.com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09203998